发新话题
打印

神奇少年王阳明

神奇少年王阳明

明宪宗成化年间,在浙江省余姚县城里,有一户王姓人家。这家人的祖上是在西晋南渡时从山东琅琊迁徙过来的,在当地是非常著名的书香门第。这户人家的主人名叫王伦,字天叙,号竹轩翁,因为他极喜欢竹子,家的四周都种上了竹子,所以就以“竹轩翁”自号,是一位喜欢读书弹琴的雅士。他的儿子名叫王华,更是诗书满腹,年轻有为。但一段时间以来,这户王姓人家的上上下下,却都有些焦虑不安,因为王华的妻子郑氏怀孕已经14个月了,却还没有分娩,这不免使一家人都有些担心,尤其是这家的女主人岑氏,更是茶饭不思,一心盼望着孙子能够早早地平安降生。一天夜里,岑氏做了一个非常美妙的梦,她梦见一位非常美丽的仙人,身披霞彩般灿烂的衣裳,驾一片祥云,天空中吹奏着美妙的仙乐,将一个婴儿塞到她的怀里。她伸手去接,却不料婴儿一声啼哭,将她从梦中惊醒;而正在此时,从隔壁媳妇房中传来一声真正的婴儿的啼哭之声,她怀孕了14个月的媳妇郑氏终于分娩了,产下一位男婴。这下子可将王家人上上下下都喜欢坏了!王伦老先生和岑氏都认为,他们的孙子非同一般,那是仙人送来的;为应岑氏那个美梦中所出现的仙人祥云,王伦就给新生的婴儿取名叫“云”。伴随着新生儿的诞生,岑氏的美梦也在街坊邻居中传开了,人们也觉得十分新奇,于是就将婴儿出生的那座房子叫做“瑞云楼”。
    这位出生于“瑞云楼”中的婴儿王云,就是后来的王阳明。他出生的那一天,是明朝成化八年九月三十日,公历纪年是1472年10月31日。
    就像中国历史上所有非凡人物的诞生都有一个非凡的故事一样,王阳明的出生同样是充满神奇色彩的。他出生的时候,是否真的有“神人衣绯玉云中鼓吹”,这件事我们是无法查考的,当然也不必过分追究。但有一点是真的,那就是这位王云长得十分可爱,他的祖父王伦与祖母岑氏,更是视若掌上明珠,倍加呵护。每当王伦在书房念书的时候,王云总是陪伴在旁边,一声不吭,非常认真地听着。但渐渐地,王家人对这位小王云又不免担忧起来,他们总觉得这位小王云与其他孩子不同,有点什么不对。因为他一直到五岁了都还不会说话,王家人担心起来,王云会不会是先天聋哑呀?但看他平时的反应,却是聪明伶俐得很,绝不像是先天聋哑的样子。但正因为如此,他的祖父王伦老先生对孙子就愈加关注。
有一天,王云与其他小孩一起在门外嬉戏玩耍,正在这时,有位僧人路过这里。这位僧人个子高大,看上去是宝相庄严。他走到王云跟前,用手抚摸着他的头,叹口气说:“多好的一个孩子啊,可惜被点破了呀!”这句话刚好被王伦老先生听到,他心中一惊,若有所悟,随即给王云改了名,将他叫做“守仁”。据说,王云改名叫“守仁”之后,马上就能开口说话了。那么那位僧人说“可惜道破”是什么意思呢?你想,依照他祖母岑氏所做的那个美梦,这小孩便是神人踏五彩祥云而遣送下凡的,所谓“天机不可道破”,可你还偏偏取名叫做“云”,岂不是“道破”了“天机”?再有,祥云的“云”(古时写作“雲”)与说话的“云”同音,“云”上面还加那么一个“雨”字头,那还能“云”吗?至于他爷爷给他新取的名字“守仁”,则是有来历的。《论语•卫灵公》载:“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有足够的智慧,他的智慧是足以使他达到某种境界的,但是如果他不能以“仁”去保守那种境界,那么即使他获得了那种境界,也必定会丧失那种境界。“守仁”这个名字的意思,就是希望这小孩能以“仁”去保守住他的天赋智慧。守住仁爱之心,也就守住了天赋智慧,以至于仁心充沛,使爱遍满于天下。
  毫无疑问,我们今天也同样没有必要去追究王守仁是不是真的更改了名字以后就能说话了,这件事情本身的“真实性”,同样是无从查考的。这件事只不过表明,王阳明小时候与一般小孩有些不一样,五岁以后才能开口说话,如此而已。但不管如何,现在被改名为王守仁的小王云已经能够说话了,这使王家人如释重负,原先的担忧也一扫而空。而王阳明也就在一家老小的关爱之下健康成长,他的独特的聪明颖悟,更赢得了他的祖父王伦老先生的特别欢心。
  有那么一天,王伦在书房里念书,王阳明也像往常一样陪伴在旁,但使王伦感到非常惊奇的是,他的孙子竟然能将他先前曾经读过的书背诵出来!王伦问他:你什么时候读的?王阳明说:以前祖父读书的时候,我就暗记在心了,只不过那个时候我还不会说话罢了。这不仅使王伦称奇,更使他为孙子的超常智慧感到骄傲,他因此也就更加坚定地相信,他的孙子真的是神人送来的非凡人才,对他更是关爱有加。
  在王阳明10岁那年,也就是成化十七年(1481年),他的父亲王华中了状元,被朝廷授予翰林院修撰之职。第二年,王华为了对父亲尽孝道,要将王伦迎请到北京居住,以便可以随时侍奉左右。王伦当然是十分高兴的,他出于多种考虑,决定带王阳明一道北上。他有几点理由:一方面,从家乡余姚至京师,路途遥远,有个聪明伶俐的小孙子在身边,不仅可以增添些旅途劳顿之余的乐趣,而且也可以使他观赏到沿途的山川风光、民情物态,可以扩展他的眼界,增长他的见识;再者,将王阳明带往京师,也能使他们父子团聚,一家三代同居一堂,更可享天伦之乐;第三点,也是更为重要的,是京师乃繁华之地,人文荟萃,冠盖如云,王阳明在那里不仅可以增加阅历,丰富知识,而且也能够接受到更为良好的教育。
  于是,王伦携孙儿王阳明一同前往北京。他们一路北上,一日,行至镇江金山寺,见天色已晚,便做下榻的准备,而王伦在当地的一些老朋友则在金山寺设酒招待。皓月当空,和风习习,放眼远眺,江天一色。酒过三巡,王伦和他的老友们便不免诗兴大发,个个俯首捻须,低声吟哦,却未能成韵。而在这时候,在一旁侍坐的王阳明却随口吟道:
  金山一点大如拳,
打破维扬水底天。
  醉倚妙高台上月,
玉箫吹彻洞龙眠。
  大家知道,现在的金山寺位于长江南岸,但在古代,金山却是与江岸分离的一个江中岛屿,它是在清朝中叶之后才渐渐与江岸合为一体的。与浩瀚的长江相比,金山只不过“大如拳”而已,但它却独立于江心,长江好像被它刺破了一般,所以说它“打破维扬水底天”。“维扬”是指扬州,镇江属于古代的扬州地域。“妙高台”在金山的最高之处。酒醉了,登上妙高台,斜靠着悬挂在妙高台上的月亮,吹奏起玉箫,雅韵绵长,以至于洞中的老龙也在美妙的箫声中沉沉睡去,这是一幅何等潇洒的图景!王阳明的这首诗,虽然文字简朴,但却气概非凡,境界宏大,而又意态潇洒。既应了眼前之景,更有奇特想象。无怪乎当时在座的各位老者听闻以后,皆大为惊异,叹为天才。其中有位老者对王阳明说: “少年人真是才思敏捷啊!我等自愧不如。你看啊,金山含月,月影婆娑,山房蔽月,水天空阔。你是否能以 ‘蔽月山房 ’为题,再赋诗一首啊?”大家可能明白了,那位老者对这位11岁少年的敏捷才思有点怀疑,担心他是不是早就写好了的,所以要现场出题考他一番。却不料王阳明听罢,便又随口吟道:
  山近月远觉月小,
便道此山大于月。
若人有眼大如天,
还见山小月更阔。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人们关于事物的高低大小的判断,往往取决于人们观察的视角。“山近”而“月远”,便以为山大而月小,这虽然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所谓“常识”,但却并不符合事物存在的实际状况。如果人们能有 “大如天”的双眼,那么世间万象便都将尽收眼底,人们所见的境界便是无限的,便自然能够突破山大而月小这种常识的局限与谬误,从而获得关于事物的真实状况的了解。王阳明的这首诗,不仅境界高远,而且还表达了他那种非同一般的要突破常识的局限而追求真理的情怀。
  然而,这时的王阳明,毕竟才只有11岁,他还没有真正开始接受正规的学校教育。第二年,也就是在他12岁的时候,他的父亲王华在北京为他请了老师,让他正式开始接受儒家经典的系统训练。在书馆念书期间,王阳明逐渐表现出了他性格中所固有的那种特立独行、豪迈不羁的一面。他似乎并不像其他的学子那样唯师命是从,循规蹈矩,而是时时会做出些出人意表的举动。他有时十分顽皮,善于戏谑,往往在同伴中打打闹闹,讲讲笑话,开开玩笑,也因此而被大家看做是个“没正经”的人;但有些时候,他却又独自一人安静地端坐着,若有所思,心无旁骛,旁若无人。他的父亲王华常常对儿子深怀忧虑,生怕他将来成为一个夸夸其谈、只善于哗众取宠却并无真才实学的人,因此对他的管教就更加严格,往往对他的放浪行为进行责罚。但每当此时,他的爷爷却总会加以回护,因为他坚定地相信,他的孙子原本就与一般儿童不同,是聪慧异常而又胸怀奇志的,将来必定能够成为大器。
  有一次在书馆里,王阳明很认真地问他的老师:“什么是人生的头等大事呢?”老师也很认真地回答说:“人生的头等大事,就是好好读书,将来能像你父亲那样,登第做状元。”王阳明想了想,怀疑地说:“登第做状元,恐怕不能算是头等大事。”老师问:“那么你说什么是人生的头等大事呢?”王阳明若有所思,认真地回答说:“只有读书做圣贤,也许才能算得是头等大事。”这句话刚好被他的父亲王华听到了,就笑着说:“凭你那德性,还想做圣贤呀!”
“读书做圣贤”这句话出于一个12岁的少年之口,在大人们听起来,自然不免会产生一些滑稽的感觉。所谓“圣贤”,是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中最高的理想人格。如尧、舜、夏禹、商汤、周文王、周武王、周公、孔子、孟子这样的人物,才能被称为“圣贤”。他们不仅是人格的典范,是文化理想的集中体现者,而且还是能够以他们的崇高道德,为天下人民带来福祉的人。如孔子所说的那样,要能“博施于民而能济众”。尽管12岁的王阳明也许并不真正了解“圣贤”究竟应该是个什么样子,但“读书做圣贤”却是他确立崇高志向的开端。虽然此时他还没有真正进入社会生活,但“什么是人生的头等大事”这一提问,却已经清楚地表明,少年王阳明已经在思考人生的目的与意义这一重大问题了。在他以后的生活经历当中,这一问题仍然会时时地浮现出来,他也会用他自己的方式,用他自己的生活实践,对这一问题做出他自己的回答。
  从以上的叙述我们可以看到,一方面,王阳明的确算是个“神奇的少年”。通常情况下,小孩只在母亲肚子里待10个月,他却一直待了14个月;通常小孩一两岁总会说话了,他却直到五岁还不会说话;他特别留心观察身边的事物,11岁时作的那首“山近月远觉月小”的诗,就是他善于观察事物的体会;还有,他非常善于独立思考,不能算是一个“听话”的孩子;他做事总是与众不同,另搞一套,“何为人生第一等事”这样的提问,虽然听起来是很幼稚的,但却是他独立思考的开始。
  但是另一方面,他的童年其实也与大多数孩子一样,贪玩,淘气,有些调皮捣蛋。史书上说他“善谑”,就是说他爱开玩笑,爱讲笑话,说话做事没个正经;说他“豪迈不羁”,其实就是说他不受拘束,不守规矩,做事往往出乎常人的意料。在日常生活之中,他既有父亲的严格管教,又有祖父祖母的疼爱庇护。但比较而言,他的家庭环境是非常好的。他出生于一个诗书人家,爷爷是爱读书的乡绅,父亲是状元,日常所见,无非诗书,没有打扑克、搓麻将的,他是在书香的熏陶之中成长起来的。他自小与爷爷生活在一起,祖孙俩相互嬉戏,一起读书,那是一种多么动人、多么美好的情景!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首先会对孩子的成长产生重大影响。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蓬生麻中,不扶自直”,说的就是环境对一个人的重要作用。在一个家庭之中,父母亲永远是孩子最早的教师。在王阳明的成长过程中,他的祖父对他的宽容与疼爱,实际上恰好在他父亲对他的严格之间起到了一种缓冲的作用,使他的性格能够得到自由发展。这种少年时代的成长环境,对王阳明日后的成就所产生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所以到了成年之后,他还发表过关于如何对小孩子进行教育的观点,他说:
  大抵童子之情,乐嬉游而惮拘检。如草木之始萌芽,舒畅之则条达,摧挠之则衰痿。今教童子,必使其趋向鼓舞,中心喜悦,则其进自不能已。譬之时雨春风沾被,卉木莫不萌动发越,自然日长月化;若冰霜剥落,则生意萧索,日就枯槁矣。(《传习录(中)》)
  这段话的大意是说,从小孩子自然的性情来说,一般都是喜欢玩耍嬉戏而害怕受到约束的。就好比草木刚刚发出嫩芽,给它一个良好的生长环境,使嫩芽有一个自由舒发的空间,那么就能够枝叶繁茂;如果给嫩芽压上石块,使它不能舒发,那么自然也就长不成树木了。所以,如果要对小孩子进行教育,就必须随顺他的性情,善加引导,激发起他对于知识的兴趣,使小孩子产生好学的心,使他“中心喜悦”,这样他就能够天天向上,那就好比嫩芽及时获得了阳光雨露的滋润,能够自然生长成材一样。如若过分管束,压抑小孩子的自然性情,那就好比是嫩芽遭受了冰雪灾害,自然也就毫无生意了。
  节选自《传奇王阳明》
这段话可是王阳明的切身体会,经验之谈,对我们今天小孩子的教育仍然有发人深省的作用。我们今天作父母亲的人,往往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求成心切,也就往往将自己的意志当做小孩子的意志,不让他有自己的想法,不让他有玩耍嬉戏的机会,今天要他弹琴,明天要他画画,后天要他参加奥数比赛。久而久之,小孩子恐怕也只有“生意萧索,日就枯槁”了。所以与其对小孩子严加管束,不如让他有表现自己性情的机会;与其让小孩子学这学那,不如让他有自主选择的机会;要培养起小孩子好学的心,不如父母亲自己好学,形成一种良好的知识氛围。在一个扑克、麻将不断的家庭当中,要激发起小孩子对知识的兴趣并让他自觉地好学,实在是非常困难的。
  在这一点上说,王阳明是幸运的。他不仅出生在一个有浓厚书卷气的家庭,而且这个家庭还能使他的天性获得自由发展,能够使他时时获得良好的正面引导。他少年时代的那些“神奇”之事,并不表明他真的具有“天赋神智”,其实是与这种良好的家庭氛围的熏陶分不开的。

TOP

这次刚好看了大师的书法

TOP

单书记特别喜欢王阳明,还特地和老先生塑像来了个合影,他说他和蒋介石都喜欢阳明先生。

TOP

王先生是我最佩服的大师之一

TOP

王守仁书法

附件

9O0C6874.jpg (414.31 KB)

2014-3-12 12:05

9O0C6874.jpg

TOP

字如其人,超级帅

TOP

吴书记又让我们长知识了!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