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为什么你在A股赔这么惨

为什么你在A股赔这么惨

被高估的价值总要被市场打回原形,近两周的A股把这个道理再次讲述给人们。那些不守纪律的投资者可能要吃亏了,在接近一年的牛市中,他们终于因为不肯及早离场而遭遇股灾。
无处安放的投资上次A股市盈率还在10以下是什么时候呢?也许很多人心里门儿清,那还是2014年6月的事。一年牛市,诚如所见。这是由大量中国散户掀起的狂欢,理性以上的逐利。
然而股市造成的危害不止于股市。据统计,在中国由保证金购入的股票头寸在流通A股中的占比接近8.6%,而这只是来自正规融资机构的数据,实际可能远不止如此。考虑到悬而未决的影子银行、伞形信托以及部分散户热衷于借钱炒股的问题,若大胆估计,在牛转熊过程中需不断追加保证金的流通股比例可能不低于20%,而不断取钱追保证金的行为势必导致银行流动性承压。在存款保险制度已上线的今天,银行存款也许都不再是稳健的投资。
上周的一纸新规甚至撼动了房市投资者的信心。7月1日起,房产已经成为两融交易可接受的抵押品之一了。这一变动显然属于中国政府接连不断的救市行为之一,虽然其能起到的作用仍令人怀疑。由于房产的流动性本就不佳,证券公司们可能会对这条规定视若无睹——否则就连好不容易拉回来的房市都可能再次面临崩盘不是么?
如果房市真的遭遇雪崩,金融危机便可能降临全国,届时人民币的大幅贬值也是预料之中,汇率的大幅波动是显而易见的,而汇市中的投资者们是否能够预测这一天的到来?
至于债市,14年起的制造业危机和房市危机早就使得许多中国企业的债券成了烫手山芋。股市若一直牛下去,在融资通道畅通的情况下,这些企业或可盼来制造业回暖、利润增长的一天;然而股市已经熊成了这个样子,我估计大批企业债的评级有待进一步下调。
而在这一系列投资危机中,近两年同样火爆、同样被无数次质疑「泡沫」的另一个投资市场却并未受到多大影响——你们已经猜到,就是创投市场。就在一周前,北京某融资平台举办的为期一天的线下路演收获了过亿人民币的投资,参与其中的天使投资人颇有一种笑摸股市狗头的姿态。在国家通过政策相继把银行和房市拉下水后,我甚至怀疑近两年来对创业的各种政策支持不只是为了好看,而是真的想要支持创业。
稳健的天使天使投资从21世纪10年代开始,一改往昔闷声发大财的形象,开始进入普通人的视野。天使投资最初只是美国人的游戏,然而从2013年开始,创投市场蓬勃发劲的样子也被中国、东南亚、日本、以色列、欧洲等国家和地区的人们看在眼里。与资本市场的其他部分相比,近年来稳步上行的创投市场基本不受到股市波动的影响——中国股市过去两年的走势显然不具有代表性,我们拿美股来说事儿。
以道琼斯指数为例,13年起,大的走势也是稳步上涨——这与美国经济的回暖不无关系——然而并没像A股涨得这么不科学。以月为单位,在2013年6月、2013年8月、2014年1月、2014年7月道琼斯指数发生了下行,而这四个月里,美股三大指数的其余两者标普500和纳斯达克也纷纷出现了下行。你们看,股市的动作往往是非常统一的。
而在这四个月中,全球的天使投资市场是什么样的呢?
2013年6月,天使投资81起,环比增长21%;
2013年8月,天使投资72起,环比减少22%;
2014年1月,天使投资119起,环比增长70%;
2014年7月,天使投资218起,环比增长55%。
我们可以看到,全球天使投资市场除了在2013年8月出现了与股市的同调,其他几个灾月都完全没看股市脸色;而且从增幅来看,上涨的势头比股市凶多了。
细心的读者会注意到,在论述天使投资增长时,我摆出的数据是投资起数,而不是投资总量。这并不是说投资总量没有意义,只是投资起数的意义更重。
听上去好像很反常识——资本的总量有限,每年能发迹的公司就那么几家,投得越多,不就代表竞争越激烈,自己投的公司就越不容易成功吗?
这就是一般人对风险投资的理解,也是绝大多数散户对股市的理解。他们误以为成功是可以预测的,而且误以为自己就是可以预测的那个人。
风险的真相在某种意义上,市场是相对理性、相对可以预测的——但始终不是绝对。在股市中,庄家与散户最大的区别正在于此。
庄家知道:①自己可能犯错误;②自己不能操控市场。
散户认为:①我押的就是对的;②庄家可以操控市场;③所以只要我跟住庄家,我押的就是对的。
而结果就是,庄家把鸡蛋分到多个篮子里的时候,散户押对了一个篮子——这显然是没有卵用的,尤其当这个篮子错了的时候。
那么散户为什么不能像庄家一样把鸡蛋分到多个篮子里?每一个自己炒过股的人都能回答这个问题——首先,篮子越多,操作风险越高(来不及知情、买入、卖出);其次,本来就没钱,要是还分散的话,每个篮子都看不到一夜暴富的希望了。
而风险投资完全是一回事儿。为什么风险这么高还要多投?因为风险越高越要多投。我投一百家公司,有九十五家公司完蛋,剩下五个公司每个都有三四十倍收益,赚了,赚得飞起。
只有正确认识到风险,才可能利用风险并获得收益。高风险伴随的不是高收益,而是把多数人拒之门外的高门槛——散户没什么机会参与风险投资,投进去也没的可赚,原因同样一是操作风险,二是没那么多钱。而当这个高门槛使得风投成为少数人的游戏时,他们完全没必要生吃这么高的风险,而是利用广撒网多铺场的方式(类似于对冲),将风险降低到比较安全的程度。
风险低了,收益率自然也低——然而每年10%~20%足够多数资方吃饱了。只有穷人才盲目追求惊天的收益率,有钱人的风险意识都很强。这个道理可以用来回答中国为什么那么多散户炒股,除了穷还有其他原因吗?在一个充斥着人工智能和高频交易的、相对成熟的二级市场——比如美国——散户的命途是比较多舛的。也幸好美国人不傻,没什么人自己当散户,基本都交给基金了。
多数散户口称基本分析技术分析,却无法正视市场有可能压根儿不可知的特性(啥,你说市场是完全可知的?明年的也是最后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归你了),结果自诩理性却完全沦落为赌徒心态。投资人眼里的概率问题,在散户眼里简化成了非涨即跌,这不是赌博是什么呢?
你说赌博是完全不可预测的,我只能说你没去过赌场——在专业的荷官面前,每个赌徒都觉得自己已经看穿了荷官的手法,下一押准赢。纸牌游戏水深得不可限量,就算大转盘之类看上去很简单的赌局,也能把你耍得团团转。
话说回来,为什么10%就够吃饱了?一个小天使配置1000万资产,一年10%就是100万;一家大VC砸100亿铺场,10%就是10亿。
相比之下,大学生炒股,俩星期翻三倍,怒赚4000块钱。高下立判。
那么多一年百倍两年财务自由三年呼风唤雨的传奇股神故事在民间流传,也没见几个散户能因此走向人生巅峰的。反倒是不拼命不冒险,稳稳地制定投资计划,稳稳地做好风险对冲,稳稳地拿着不高不低收益的投资人们,又有钱,又有假期,不用九点半上岗十五点离场地熬白了头。
这就是风险的真相。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