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安倍红颜知己:和平需要战争来保护 明年修宪

安倍红颜知己:和平需要战争来保护 明年修宪

对日本来说,这一天,从71年前开始,就是战败纪念日;对于中国来说,这一天,从71年前开始,就是让侵略者投降的日子。这一天是八一五
旅居日本28年来,我到靖国神社采访不下20多次。说实话,如今一提前往靖国神社采访,我就有一种反胃的感觉,或许是对其内核太熟悉了。今年八一五,我本不打算去,但最近因为要写书,我重读了1951年麦克阿瑟那篇著名的老兵永远不死的讲演。当时他告诉美国国会议员日本人民自战争以来经历了现代历史上最伟大的变革,但第二年《纽约时报》发表一篇文章,题为日本没有变。于是,我想追问这个问题:日本变了吗?
以往,中国记者前往靖国神社,大多是抓拍一些景象。或者因为语言问题,或者担心安全,或者因为立场上的忧虑,他们很少在现场做人物采访,写出来的文章也就不免自说自话。今年,我要改变这种局面,在现场做采访,看看普通日本人在过去式战争未来式战争上到底在想什么。
一进靖国神社,我就看到每年八一五必来的一个老军人。他叫栗林白岳,曾经是日本关东军的一名兽医,作为战犯在苏联被关押过。他心目中的军神是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时的指挥官之一——乃木希典。也不知道他从哪儿搞来一套所谓乃木希典的遗物——陆军大将的军服,每年这一天都穿着它到靖国神社来。几年前,每逢八一五,靖国神社里会出现老兵方阵,栗林白岳总是手持军刀走在最前面。现在,他92岁,实在走不动,只能坐在那里看风景。让我感到震撼的是,他虽然走不动了,却在家乡创办了一个那须战争博物馆,自任馆长。看来,他是一定要把日本对外侵略史传承下去。
在靖国神社,我意外遇到日本有名的右翼思想家、被称为安倍晋三红颜知己的樱井良子。说意外,是因为日本BS富士电视台几次邀请我和樱井良子一起上节目,我都拒绝了。我不给她舌战的机会。但今天,我想问一问她在战败71周年的心情。她的回答是:战后已经70年了,日本人爱和平,但和平已经需要用战争来保护了。接着,她明确告诉我:日本明年就会修改宪法!”奇怪,日本不是制定了《特定秘密保护法》了吗?樱井良子怎么能够把修改宪法时间这么重要的秘密泄露出来?看来,曾经把8万名在日中国留学生都称作间谍的樱井良子,也不是个会保守秘密的人。
我还遇到一个高举感谢自卫队旗帜的民间团体。持旗者对我说:我哥哥做过海上自卫队军官。现在日本最危险的就是来自海上的威胁,我个人预感,今年内,日中一定会在海上发生一场军事冲突。那时,就要看我们的海上自卫队了。我现在真的替他们担心啊!所以,我们时常会去横须贺基地,激励海上自卫队的官兵。我明白了,现在还有盼着和中国打仗的日本人。
转回头,我看见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孩子。我问这位父亲:你们夫妇为什么要带孩子来靖国神社呢?他答道:日本的孩子就要懂日本的历史,不管是什么样的历史。我又问:将来如果发生战争,国家需要你的孩子上战场,你们会支持吗?这时,一旁的母亲抢着说:绝对不行!日本也不会那么傻。我想,这不仅是她自己的心声,更是对日本政府的一种期望。
去年814日,安倍发表战后70周年谈话,尽管重提日本不再战的誓言,但一个多月后就推动国会通过了日本可以参加战争的《新安保法》。今年2月,在国会,安倍晋三第一次表示日本和平宪法核心第九条第二项可以修改,并表示自己在任期间有意修改。
望着靖国神社里熙熙攘攘的人流,我知道他们各有自己的心情,不能一概而论。但是,日本真的变了,变得距离战争越来越近。看来,日本这样走下去,真的还需要一个战败纪念日。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