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新大米

新大米

                  

2019.02.02 LIFAN 阅读 6









    网购了两袋新大米。我对电商说,别骗我,我可种过稻子!电商说,放心吧亲,我们的水稻全是泉水浇灌,施有机肥!从收割到上您的饭桌,用不了一个月!要不怎么敢叫龙泉大米呢!        
    大米到了,迫不及待做熟尝了尝,不是我脑海里的新大米,给个中评,就那么一回事!     去年这个时间,我去四川什邡,去看望我的几个战友,往回走时,我的战友给我往车后备箱里装了一大袋米,说是自己种的,是当年的新米!浓浓的情意,让我心里热乎乎的,一路感慨回到了北京!但是后来吃起来还不行,不是我记忆里的新大米!            记得四十年前在部队时,我和四川籍战友有过争论,我们班有个战士叫方玉忠,小个子,细皮嫩肉,一口浓重的四川话,他铁嘴钢牙,非说东北的大米不如他们老家的大米好吃,说到急眼时,那双小三角眼竟湿润了!四川的米真的比东北米好吃吗?打死我也不信!     我的老家在辽宁丹东,我爸说,我爷爷的那一辈,从山东老家蓬莱逃荒到辽宁丹东大孤山,哦!那个时候叫安东,这地方有山有水,还有一眼泉水,是个好地方啊!于是就留下来,开荒种田,后来往老家捎信,把老家的乡亲们招呼过来,汇集成了一个村子,起名叫“大泉眼”。前几年我访祖寻宗到了那个地方,爬上大孤山,放眼望去,一片翠绿的稻田,无边无际,真是北国江南啊!    我奶奶说,我们老家的大米,就像珠子,一个粒一个粒的。我爸也说,老家有山有水,是鱼米之乡。后来我去了才知道,那山是大孤山,那水就是鸭绿江。我还发现,满街筒子人们都说山东话!    扯远了!            北方的大米生长周期长,一年一季稻,再加上东北土地肥沃,想都不用想,能不好吃吗?我一想到这里,就觉得这四川人怎么这样啊!白的非说成黑的,锤子!    我一直寻找着我记忆里的新大米,那米粒是透亮的,发暗透着点绿,蒸饭的时候,米的香气很远的地方就能闻到,盛到碗里,米粒粘连在一起,相互依偎着,晶莹剔透,吃到嘴里,香薷酥软,一股甜香沁入胃肠!    真正的新米不用吃菜,你就能下饭,就像广告里说的,吃了一碗又一碗,吃完饭还能再造半斤!我所以敢这么说,就是因为我种过水稻,从撒种育秧,到浇灌施肥,再到收割脱粒,装袋入库,每个环节,所有的过程,我都没有放过,亲身经历了!     去年十月,同学聚会,一些到农村插队的同学说起当初艰苦岁月来滔滔不绝。我说,我没插队到农村去,但是我种过地,种过稻子。                     种稻子和种麦子从形式上到体力上也截然不同。在北方种麦子,到了秋分时节,机耕完土地,撒上麦种,水浇一遍,来年开春浇水施肥后就等收割了,而种水稻可就不同了........。            一九七四年底,我参军了,来到了山西忻州地区,新兵连集训三个月后,我被分配到了迫击炮三营九连,本想跟盼望已久的钢铁偶像来个近身接触,没想到,九连那一年轮到接管农场,全连一百多口人刀枪入库,扛起了锹镐直奔离营房几十里地的滹沱河畔!    七几年,文革后期,那时候粮食还要粮票,部队伙食标准每人只有四毛三。不够吃怎么办?于是部队开荒种地,在滹沱河畔开出了几百亩水田和旱田,水田无疑是种稻子,旱田种了向日葵。这样,粮食有了,食油也有了,每个战士的伙食标准提高了四分钱,到了四毛七。    我没有太沮丧,我在上学时就有个心愿,那就是一军,二农,三工人,到农村种地这也是我的理想,看我这点出息,大家就理解我为什么三天两头往农村跑,租农家院住了吧!    这苦就苦在水田上,种稻子先要育秧,育秧就要整秧床,整秧床就是将土地合成四方块,再四方块里用土攒成两三米宽,十米左右长的长方条,大水漫灌,然后在这长条的土地上,撒上稻种,开始育秧!           受罪这就开始了!    晋北的三月,天寒地冻,头天灌水的秧田,第二天就结了层冰。没有雨鞋,只能脱掉棉裤,或卷起裤腿光着腿走进田里,用耙子沿着水面耙平秧床,当我双腿踏破冰层进入到水里,刹那间就像有一对磨尖了的钢筋顺着脚跟插进大腿的骨头,剧痛无比,我都快晕过去了,紧接着,两条腿就没了知觉,好像不是自己的了!拔出水来,寒风一吹,腿上被冰碴划破了的伤口,眼瞧着一点点翻开,就像小刀割一样钻心的疼!    我是一个兵,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我暗自鼓励着自己,咬紧牙关,拉起耙子的绳索,就这样,和战友们一起经过几天奋斗,将上百亩田需要的稻秧秧床任务完成了!    接下来就是插秧,这也是对人痛苦的难。    插秧时,你既不能蹲,也不能坐,只能猫着腰一步一步往前凑,一天下来腰酸腿疼。不过这时候团里各营各连轮流来农场劳动,他们来了我们就运稻秧,为了表现自己不落后,我挑着稻秧在田埂上一路小跑,嘴都压斜了。    我到现在还记得,我挑着稻秧那个熊样子,斜着嘴,苟罗着腰,一步一滑,气喘呼呼的在田梗上奔跑着!连里领导总是表扬我能吃苦,我心里知道,我累死也干不过从农村来的战友们,领导那是鼓励我。    水稻插完了秧,下面就是管理稻田,打药,施肥,拔稗子。水里有蚂蟥,水上有蚊虫,成群的蚊虫叮咬,避蚊剂根本不管用!只见裸露的皮肤上被蚊虫咬的成片疙瘩上落疙瘩,奇痒无比,挠的血肉模糊。    在管理稻田那段时间,我们在田里只穿条裤头,浑身上下被太阳晒得漆黑,稻田里没有可以遮阳的地方,有时候实在受不了,就在机井附近的水洼里打个滚,连泥带水裹一身,再后边割稻,晒稻,脱粒就不用说了。    听到我说的过程,大家就能体会到了“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了吧!所以我在吃饭时,从不浪费一粒米,掉到桌上的饭粒我都拾起来。           一份耕耘,一分收获!苦是吃尽了,甜头也就来了    近水楼台先得月,收工后,就闻到了伙房里新大米的香味,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吃新大米。    我们自己种的新大米,那吃起来感觉不一样。部队吃的粮食,基本上都是四年的陈粮,咱们北京粮店里当时卖的米分好米和积米,我们吃的陈粮,积米都不如,里面竟是沙子,耗子屎!有一次我到连里仓库,看到放稻子的水泥池子里有十多公分厚的稻壳和老鼠屎!您说说能吃到新大米是不是一步登到了天上?    那一阵我体重增加了十几公斤,战友们说我抬头时,脖子后面都有褶子了!    粮食收获后要上交,由团里统一分配,你这近水楼台先得月,要是让团里面领导知道了,那离死不远了!我们只能悄悄干,夜里加班,将新稻子装进麻袋和连里库房的陈稻子对换,换下来的稻子喂猪,那一年,我们连养的猪最重的有280斤,要知道,那时候连里到市场上买半扇猪肉只有十五公斤啊。    战士们在外边忙乎着,干部们做着后勤保障工作,送水,递烟,指导员亲自在伙房里给大家擀面条!我还记着指导员是湖北人,姓郭!            老嗑猪想万年糠,这都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      





                                                                                          2019.1.26










TOP

发新话题